前言

最近因為要參加一個課程的緣故所以寫了自傳,也想就與大家分享吧。
血的過程裡又再度整理了一次自己,真的覺的純粹是很重要的事情,我身邊如陳明章老師,許景淳老師,他們都是純粹的人,也只有純粹的人才能將一件事情做到極致,譬如蕭煌奇 就是認真的只把歌唱好,把這件事情做到了極致,所以有成就是喑該的。
反觀我卻就差了些,號稱第一視障編曲;第一視障製作人;第一等等,這其實現在看來都有些像在說嘴,找到ㄧ個適合自己的定位好好像前才是真的,這件事情我真的還要加油啊。
至少我一定要把鋼琴詩人王俊 這個角色發揮到及制裁型,一起加油吧!我的朋友們。

王俊傑 2013 年自傳

 

不能選擇與能選擇的

生命裡有許多不能選擇的事情,不能選擇自己是男生還是女生,不能選擇自己要出生在怎樣的家庭,不能選擇要怎樣的成長背景,更無法選擇身體是否殘缺不殘缺。

 

我自出生的那一天起,就忘了把雙眼帶到這個世界上,不免俗的家人帶我遍訪名醫,在那醫療還沒現在發達的年代,醫生無法明確的指出雙眼全盲的原因,只能做一個大膽的假設:可能是母親在懷孕時誤食了不當的藥物,所以傷害了視神經而導致雙眼全盲。

1977年寒冬裡的十二月,感謝母親讓我再度有幸的來到這個世界上,這是這個家族的第一個男孩,所有人滿心期待,雖然說很快的遺憾也隨之而來,但期待與遺憾交疊成一種更加關注的情感,在往後很長很長的日子裡,轉換成家族對我極深的愛與付出。

對父母親而言,我的來到是一場意外,所以他們也開始了一場二十年的意外婚姻,這二十年的意外婚姻也影響了我及我的弟妹,相同的這也是我們無法選擇的。

從有記憶開始,父母就是不斷的在吵架,父親經常喝醉且鬧事,母親則經常必須面對家暴或突發事件的害怕,在這種現象底下,自然的他們對於三個子女的心思也就無法集中,或許還算得上是有很大的疏忽。好在我有非常疼愛我的阿公、阿嬤及姑姑、姑丈們,所以愛也不虞匱乏。但這樣極端的成長環境,自然也會造成我往後一些極端的性格,也讓未來的人生可以發展出許多的故事,這一切都是人生的不能選擇。 

經常回憶起那個小時候常挨打且超級頑皮的王俊傑小朋友,常常愛作怪,常常頂撞大人,因為好奇而在三歲時就偷喝阿公的高粱酒,嫌酒太辣還加了水,更誇張的還爬到供桌上把媽祖的神像給請了下來,也曾因為好奇想尋找電視裡的人物而把大同寶寶的門給拆了。孩子們的心中是沒有分別的,根本搞不清楚看得見或看不見,不管是自己或是別人也都是如此,反正都是和在一起玩。最開心的記憶就是和一群孩子們騎著腳踏車到處跑來跑去,且更不需要擔心會撞到,也很少跌倒。許多人覺得不可思議,但我卻認為這是人生來的一種本能,因為我身旁許多全盲的朋友也都有類似的經驗。

 

如果你問我什麼時候開始才真正明白自己跟別人現實上的不同呢?那該是從唸小學一年級開始吧!我從小學一年級就進入盲校裡就讀,當全校都是與自己大致相同的人陸陸續續的出現,開始在這樣特殊的環境裡學習,開始認知到一些差異,終於才真正理解到原來自己與別人有那麼些不同。

這個認知或許有好有壞,好的是開始練習如何獨立,開始學習許多務實且精準的生活技能,學會如何好好照顧自己,但壞的部份就是心境上有了明眼人跟盲眼人的分別,這個分別會開始生出許多的比較與界線,也會在未來的人生裡陸續發生許多的轉折與和解,只是這似乎也無法選擇。

父母親忙著面對他們自己的課題,自然對於我的精神與物質便疏忽了,好在我有好幾個爸爸媽媽。在住校的那些日子裡,冬天缺衣服冷了,就打電話給姑姑,學琴的時候,父母繳不出學費自然的也是打電話給姑姑,青少年時談了戀愛,老師要找家人到學校,還是打電話給姑姑,連要被記過了也是如此。說到這裡千萬別以為我就是個壞孩子,我只是叛逆要強些。

求學的歲月裡,對於自己的父母自然是有許多的怨懟,但要強的個性支撐著我,也堅定著我。很早我便在心理立下個志向:我想要跟別人不一樣,最重要的是跟許多的盲眼人不一樣!我一定不要去按摩,我一定要做些有趣且與眾不同的事情。這種叛逆心讓我三十歲以前的人生都大起大落,因為個性決定命運。但就因為如此,讓我經歷了許多別人沒有的經歷,感受到許多別人沒有的感動,當然也吃了許多這個選擇所必須面對的艱苦。

這是我的選擇,我也開始學習選擇,開始面對選擇,三十歲以前覺得能夠選擇總比不能選擇的好,就算選擇的過程有許多的面對與承擔,但還是叫人甘之如飴。

從進小學起開始學習選擇:我選擇了學鋼琴,更一頭栽進音樂的世界裡,很早的在小學五年級就立定了志向,自己想將靈魂交給了音樂,中學的時候把大半的時間拿來閱讀大量的課外書籍和練琴,然後瘋狂的參加活動,我浪漫且熱愛自由,心裏有一把火不斷燃燒著,這把火推著我ㄧ直往前,一直想去認識外面那寬廣的世界,那是讓人豪氣萬丈的瘋狂想像啊!

國中畢業時,我順心的選擇離開養育我九年的啟明學校,進入國立台灣藝術專科學校就讀音樂科,這是一個全新的開始,夢裡那虛幻且充滿想像的眼明世界就殘酷的開始了,無法適應,真的很難適應。

那時每個月只有三千塊錢的生活費,連吃飯都成問題了更別提其他。唸音樂科是要花些錢的,因為有許多補充教材及樂譜都要花錢。練習新的曲子更是辛苦,需要依賴同學幫我錄音,個性好強的我更經常因為不好意思而找不到人協助,在這種情境下也就變得難上加難。另外過去因為將大多時間拿來閱讀課外讀物,所以大量荒廢了課業本身,所以在許多共同科目上基底並不好,自然無法跟上,這一連串的打擊讓我快喘不過氣來。

對於藝術學校及音樂科系的環境與學生,我充滿了過度的想像與期待,當事實幻滅時,自然也開始懷疑起自己的選擇,就這樣在艱苦、矛盾、焦躁中一天天的過著日子,不過無論如何這依然是我自己的選擇,所以再怎麼樣都還是甘之如飴。

這段困難的時間裡最能安慰我的是音符,我從國中便有陸續創作的習慣,在面對這艱難的環境隨意寫些旋律,就成了一種精神慰藉及宣洩的管道,創作也就在這段時間培養了起來。而另一個不小心培養起來的習慣是喝酒,不知從哪一天開始,我習慣每天晚上都喝一點酒,微醺的狀況下會讓我心情覺得自在,讓腦袋的思考少一些包袱而多一點正面的想像,這個習慣從此揮之不去一直伴隨到現在。

父親呢?父親在做什麼?母親呢?母親又在做什麼?

父親是卡車司機,母親則隨著他出車幫忙,父親每個月收入大概也有十五萬元以上,這在我後來整理他過去記錄下來的單據中親自得到了證實,可是至今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一個月我只能有三千塊的生活費,甚至母親也常喊沒錢。在這裡這件事情便不再多談,就簡意為它下一個註解:父親在外頭的公關費用極高,個人花費經常超越收入,所以無法提供家裡及我足夠的金錢養分。

我唸到二年級的時候父親倒下了,他得的是胰臟炎,住院很長的一段時間,以他那需要耗費極大體力的工作,自然他也無法再升任了,我被迫選擇了休學,更開始了養家的日子。現在回憶起來總有些矛盾,這件事情到底是我選擇的,還是不能選擇當中的一種選擇呢?沒有答案,一直都還沒有答案,但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都感覺到極大的不舒服。

休學一年之後,我再度回到了學校,但很快的不到半年又離開了。因為社會的染缸把我弄混了,再也無法安住於學校生活,好聽的是說視野被打開了,難聽的是說那個階段的自己亂掉了。聰明的你會問我那姑姑與姑丈們呢?他們都在,且還是很疼愛我,是我自己把這扇門給關上了,叛逆且要強的自己想靠自己的力量走一條屬於自己的路,所以也就這樣了。當然如果那時我不要關上這扇門,這樣一切一定會變的順利許多,縱然如此現在回憶起來,雖有些遺憾但並沒有後悔,因為接下來的生命經驗則是成為了我很好的養分。 

離開了校園我更熱愛創作,更想在音樂上有所達成。我帶著滿腔的熱血及一些悲憤,然後選擇有些驕傲的面對眼前的人生。我想要學會用電子合成器來編曲,這樣可以把自己的作品完整的記錄下來,畢竟我並沒有寫譜的能力,透過別人幫忙又太過麻煩,因此若能使用midi來記錄我心中的那些音符,則是最容易且不需求人的。 

很幸運的真的遇到了貴人,也真的一嘗所願的學會電子合成器,那真是一件叫人興奮的事情,若沒有遇到教會我電子合成器的凱哥,那麼我更無法達成我的音樂夢想,至今我都依然感謝他,且我們早成為一輩子的兄弟。

我就這樣大多時間在家裡創作,同時利用電子合成器把音符記錄下來,同時也一邊到處表演,表演的地方五花八門,包含酒店、西餐廳、街頭、鋼琴酒吧,各式各樣的宴會場所及野台,我都做遍了。也曾很長一段時間,在廣播節目裡擔任現場伴奏,並在電視台裡擔任幕後的現場配樂。 

慢慢的越來越多唱片業界的人認識我,有些創作人找我用電子合成器幫他們做demo亦創造了些口碑。更進一步的,開始有唱片公司覺得我編的還不錯而開始找我編曲,更多的人士找我到錄音室裡去幫許多專輯彈鋼琴,越來越多人認識我的雙手,認識我指尖詮釋下的音符,這種肯定帶給我信心,更讓我相信這是不會錯的選擇。

接著我因為做電視台的音樂節目,而認識了蔡振南〈南哥〉,繼而有機會擔任音樂總監,在他的愛護及提拔之下,有了更多的機會與可能。直到2000年遇見陳明章老師,更是我音樂上重要的轉捩點。很難得的,陳老師讓我當上了唱片製作人,更讓我有機會大量的參與活動、唱片,各類相關的行政流程,這些實際的操練讓我整個人變的更加完整,不會僅是一個只活在自己世界裡的音樂人,而是更全面的了解關於表演藝術的全方位面貌。

我的社會經歷開始的很早,從十七歲不到就進入了這個大染缸,不知不覺的沾然了許多的習氣,更因為急於求成而用比較霸道的方式與人相處,過程裡自然也樹敵無數,喜歡我的人很喜歡,不喜歡我的人就很討厭,鮮少有中間值的。 

這當中我依然繼續養家,二十歲時,父母結束了二十年的牽扯,各自去尋找自己未來的人生,而小妹還是個青少女,弟弟雖然也因為環境的關係早早入了社會,但家庭的重擔並沒有離開我。後來許多年之後我弄懂了一件事情,因為我早早就去住校,與家裡的關係較遠,知道的事情及感受到的憤怒也相較的比弟妹少一些,因而我會比較甘願的把錢拿出來,為我那永遠無法滿足且不知好歹的父親買單。

父母離婚之後,我和父母分別的重新建立關係,我和母親重新的相處與認識,迄今有很好的互動,並且重新建立起屬於我們帶著遺憾的親情。至於父親呢?我在成年以後,也嘗試放下過去與他重新建立關係,開始的幾年似乎有些成效,但很快的好景不常,我發現了更多讓人無法接受且醜陋的事情,這一切都從他的一次意外後現了形。這些事情在此不再贅述,若還想知道更多關於我的成長及原生家庭,請參照我的部落格當中〈他與我I~VII〉的系列文章。

 

我們來為這個階段的王俊傑下一點註解吧!脾氣不好、容易衝動、充滿熱情、散發著一種帶著侵略性的魅力、感情生活豐富、豪邁不拘。他害怕什麼呢?害怕自己的靈魂壞掉了,所以無論你在外相看到他有多麼浪蕩,他終究非常保護自己的靈魂,珍惜自己的音樂生命,從沒忘記自己是一個創作人。

 

這個階段的王俊傑,因為意識到自己和眼明人的不同,這個不同不完全是自己感受的,有很大一塊是來自於外在的聲音也是這樣認為的。依著這個不同的態度做為本位的出發,於是不斷的一次次再證明,一次次再爭取,雖然有了成績,但在本質上也有了界線。一直這樣維持了很長的一段日子,直到有一天終於可以不再受這身體的不同而干擾,這時才有了真正的自由自在。

 

尋找定位
每一個創作人都需為自己的創作找到一種定位,什麼定位都可以,就不能是包山包海一把抓,那一點都不純粹,肯定會一事無成。尋找定位是我很大的課題,也是我的漫漫長路,現今這個課題都還沒有找到真正的路徑,但這卻也不會有捷徑,在一次次的修正當中去感受,之後選擇出一條自己認為是最舒服而最爐火純青的道路。

 

雖然說我的精力非常豐富,但這些事情都很難回饋到我的身上來,因為我沒有用很長的時間在一個單一的目標上耕耘,只是用未曾離開音樂這個大命題是不夠,且顯得虛無飄渺、牽強了些,縱然大家對我的認識包含樂手、編曲、製作人、歌手、創作人等,也包含了後來我開了公司〈馬拉音樂〉,在這當中也做出了一些成績,但這一切若反推到王俊傑的身上則顯得有些不純粹,因為王俊傑的本質是音樂而不是唱片公司老闆。

 

那反應極佳的你,也許馬上會非常尖銳的反問我:「你為什麼不好好選擇一個角色呢?這樣描述自己不是很矛盾嗎?」可以說很矛盾,但我卻認為一點也不矛盾。雖說比較慢才開始尋找定位,確實要花更多的時間,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曾經做過的事情及扮演過的角色都是一種訓練,一種對未來好的且正面的滋養。至於成立公司確實是個意外,也許短期來看還是對我很不利的意外,但這意外裡所累積的福報及責任,卻又不是三言兩語就能為旁人道的。

 

這確實是個全新的階段,重新的學習,對我的創作生命來說是有所障礙的,但對我整個人的完整卻是有幫助的,這一切讓我的心力更加強壯,讓我的視野更加開闊,讓我的態度更加大氣,讓我對於身邊的一切更加珍惜。

 

那麼如果你再問我:「王俊傑現在你找到生命的命題了嗎?」我會回答已經找到了,而且正在向這個目標前進,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我感覺到目標越來越明顯了。至於問我那到底是什麼?我想鋼琴詩人王俊傑會慢慢用這個稱號告訴你,會漸漸的讓這個定位被你完全的接受。這個過程不是我一個人的力量,而是許多因緣造就而成,許多的貴人不斷出現而圓滿這個命題。

 

屬於自己真正的家庭
我很早就想結婚,也很早就結了婚,不到三十歲就結婚生子了。我的老婆給我很大的安定力量,隨著我的狀態越來越成熟,她也越來越成為我的貴人,她與我之間的拉扯,為我整個狀態帶來了一種平衡的效果,我很愛她也很感激她,因為我知道她不會離開我。她經常提醒我千萬別忘了自己的本質,別忘了保持靈魂的純粹,那是我最難得的寶物,千萬別輕易毀壞了。我牢牢的記在心裡,且在每次與她相處的過程裡感受這一切,在她的嫻熟裡如飲下一口高山茶一般,鼻尖吸入淡淡的清香,唇齒間流過回甘的滋味。

 

可愛的女兒則是上天送給我們最棒的禮物,也是我們共同的甜蜜負擔。女兒讓我的心除了更加強壯之外還更加的柔和,這份柔和是她幫我喚醒的,不只是在面對她的時候如此,很自然的也會讓我散佈到許多的地方去。她讓我很自然的想將我成長中不足的別在她身上重現,更希望給她足夠的養分,在未來的人生路途上期望她不寂寞。

 

婚後的這幾年,是我成長以來最開心的日子,那不是一種狂喜的感覺,而是一種踏實平穩的感覺,這種從未享受過的務實感,給人帶來幸福的滋味,同時也修復了我常年總感到不安全的感覺。

 

附註
我的過程裡有很多事情無法自己選擇,但又有很多事情是自己選擇,縱然在不能選擇的狀況下,還是有許多能夠選擇的空間,就算有很多自己選擇的事情,當中也一樣純在著不能選擇的部份。三十歲以後的我,選擇跟許多的過去和解,因為我不想要生命裡帶著這些討人厭的情緒,很慶幸的也真的正逐一的達成目標。這一路走來算是精采豐富,但也有些瑣碎,我期待接下來的自己能夠讓人看到我的創作,能夠用很純粹的態度來走音樂裡的每一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anoandsing 的頭像
pianoandsing

鋼琴詩人 王俊傑

pianoand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