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在台灣出生土生土長在這裡長大的,然後你跟我說你聽的台灣流行歌曲只有華語歌,那我不能對你說什麼,但我確實會感到非常遺憾。就像如果你是一位客家人或原住民朋友,可從沒聽過自己母語的歌曲,我確實也不能說什麼,但相同的我會覺得非常遺憾。台語在台灣相信沒有人會反駁我說那是大多數人都聽的懂且也有辦法運用的語言,所以如果有人跟我說他不知道有什麼好聽的台語歌可以聽,那麼我會說真的很抱歉,這是我們的錯,是我們不夠努力,是我們這些台語創作者應該繼續加油,很抱歉沒讓你聽見好聽的台語歌。

 

二十多年前有一群年輕且熱情的音樂創作者,他們出了一張很了不起的專輯「抓狂歌」。在那張專輯當中顛覆了許多人對台語歌的想像,從此承先啟後的一群又一群年輕人加入了另一種台語歌的創作,到現在來聽這張專輯都依然感到震撼!而當時的這群年輕人現在也都為台灣的流行音樂繼續努力著,陳明章、林暐哲、李欣芸、許景淳等等。那時候我才剛上國中,第一次聽到這張專輯就深深的被吸引且感動,我想若沒有這張專輯,我今天就不會寫台語歌,我更沒有想到二十多年後的一個夜晚,也有相同的另一個人告訴我他也受了這張專輯的影響,他聊起這張專輯都還記得裡面的歌曲,他是我的兄弟,他是荒山亮

 

下午的一齣戲(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XmxJRIq8ik)

 

抓狂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qlTxLazzmA&feature=youtu.be)

 

傷心無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kd5HyrQ6Bw)

 

 

那晚我跟亮哥把酒夜談,說著一位又一位影響我們的那些如陳明章、蕭福德、朱頭皮、林強、鄭進一、武雄、陳昇、伍佰、施文彬等台語創作前輩,聊著一首又一首如再會吧北投華西街的一蕊花春風少年兄)鼓聲若響樹枝孤鳥七仔等影響我們至今依然感動的台語歌曲,越聊越亢奮、越聊越緊張、越聊越有使命感,聊到這個時代的台語歌,聊到未來台語歌會是如何的繼續下去,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感覺,台語創作人必須團結、必須努力,畢竟打群架才能夠真正有出路,單靠自己的力量是顯得薄弱的。於是我聽了亮哥說出他心中的遠景,聽他說了台語新浪潮的概念,我答應了,我接下了台語新浪潮這整個活動音樂總監的重責大任。對我來說不是單純的參加一個活動,而是非常榮耀的接下了一份神聖的事情,感謝亮哥讓我與他及許多好朋友們一起來寫一段歷史,一起努力一件在台灣重要的事情,一起做屬於我們這個時代的台語創作人該做的一件事情。因為我知道如果自己有機會到了亮哥這個位置,擁有跟他一樣的能量,我相信我也會做跟他相同的決定,更何況我也正在為相同的事情而努力著。

 

我必須說台語新浪潮這個概念並不是妄自托大及自我感覺良好,如我上述所說的一樣,早已在數十年間有許許多多的前輩承先啟後的蕩起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影響著我們,只是這多年以來的台語歌成為了一種媒體弱勢,看似許多人都需要的背後卻隱藏著一些令人焦慮的危機,這當中自然有許多嚴肅且值得探討的原因,這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而這些年自然是許多有相同使命感的創作朋友如蕭煌奇、陳建偉、董事長樂團、謝銘佑等朋友們在各自的領域認真努力著,不過就像我上述所提到的打群架才是一種力量,所以我佩服荒山亮願意跳出來的精神,身為兄弟的我沒有不陪他打一仗的理由,過程裡也許會有許多的不周到,更容易遭受到一些質疑,但總有人願意做這些事情就該讓同樣身為台語創作人的我們給予一些鼓勵、協助及加油,這便是我選擇加入的重要原因。

 

我的同事問我去參加台語新浪潮的活動且接下音樂總監的職務,那你認真努力的有土詩有才怎麼辦呢?會不會被吃掉呢?我想心量有多大願力就有多大,何況我更相信這沒有誰被誰吃掉的問題,這就是一波又一波的浪頭啊!朋友跟我說你是荒山亮的兄弟,你要不要勸他一下?他這次的主張還包含台語歌曲版權不買斷的訴求,這樣不就得罪許多的同行嗎?我說為什麼要勸他呢?難道你喜歡自己永遠只當別人的代理孕母嗎?如果有一天你發現荒山亮跟其他的台語公司合作,那就一定是對方不再叫他當代理孕母不是嗎?另外還有一位至親用提醒我的口吻說你們這是文化部所補助的活動,你千萬不要手軟而收太少錢啊!我自己公司的有土詩有才也曾拿過文化部的補助案,我算是清楚當中的點點滴滴,也不過是補助百分之四十九的預算而已,這幾年我還沒聽過哪個本土唱片因為拿了補助案而賺大錢的,除了夢想家再來大概就是錦上添花的那些不缺錢的賺錢公司了。最近還有人是這樣問的,為什麼都是王俊傑上通告被訪問呢?荒山亮去了哪裡?我要幫亮哥跟他的粉絲們平反一下,亮哥去照顧他的父親了,他這幾個星期心力交瘁,他的父親住院有好長一段時間,他是音樂創作人又是人家的兒子,同時又不知死活的辦了這樣的活動,我想是兄弟就該挺身而出不是嗎?

 

還有件事情我也想藉此機會提出來。我和亮哥上通告的過程裡,不只一次的聽見主持人用閩南語歌來形容我們的創作,我都會現場立即糾正。我必須說我們所用的語言絕對不叫閩南語,充其量我們只能稱得上同一個語系,用語非常接近而已,但絕無法說那就叫做閩南語,其實早就因為文化背景及時空的不同而有很大的差異了。譬如原住民的語言都稱南島語系,我們能不能說達悟族的語言與菲律賓的語言有許多可以共通的地方而稱菲律賓語為達悟語呢?更不可能說達悟語就是菲律賓語。

 

第一場演唱會已經圓滿的在926日於台中完成了,接下來還有103日高雄的公益演唱會及1011日台北兩場,我想大家有機會可以呼朋引伴一起進場來感受一下不同世代的台語歌。年輕朋友們帶著父母一起來,讓父母回味一下當年熟悉的歌曲,更知道我們這一代人是怎麼詮釋新口味卻又沒忘本的台語歌。當然父母也很適合帶著孩子進來感受一下,讓年輕朋友們知道那前輩們的台語歌是如此的優雅,也許新的台語創作人就是你!我們這次也舉辦比賽,歡迎熱愛台語的創作人或想嚐試看看的朋友們都來小試身手,期待聽見感人的聲音。套一段武雄老師的說法,如果有一天台灣成為了中國,那101日國慶的時候,代表台灣到北京演唱的歌手該唱什麼歌呢?難道還是華語歌嗎?倘若有一天台灣成了一個獨立的國家,那代表台灣到世界上去演出的歌曲難道還一定是華語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anoandsing 的頭像
pianoandsing

鋼琴詩人 王俊傑

pianoand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