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多傑

五年前在台北火車站迷路的盲人鋼琴師,現在也常常迷路。他的耳朵,只聽音樂;有流浪過的。他的眼睛,只看美女;卻一直看不到。建議您聽這首歌的時候,請閉上眼睛,感受來自黑暗中的旋律。

(按:專輯「ㄈㄨˇ‧ㄇㄛTouch」由恨流行唱片於19973月發行,蕭福德、藍鳥、張四十三擔任製作人)

 

這是一段關於我的文案,一段很有味道的文案,不過這是角頭唱片負責人張四十三所杜撰出來的,搭配這首歌及我這個人,真的有一種說不上來的衝突。多年前的某個春天的夜晚,我走進了角頭唱片的錄音室裡,那時還不叫角頭唱片,而是叫做「恨流行唱片」公司。我在一台落地式電鋼琴前坐了下來,那是一台很老的電鋼琴,還記得那是Yamaha出的。四十三為我倒了一杯紅酒放在電鋼琴的平台上,我即將開始今晚的工作,帶著既期待又緊張的心情,等這一天我等了好久,我就要開始完成生平第一首編曲的作品「德布西鋼琴協奏曲」。

我坐在電鋼琴前面許久許久,杯子裏的紅酒已經乾了,但就是無法彈出第一個音。這是一首鋼琴協奏曲,確實是一首鋼琴協奏曲,不過與之協奏的並不是氣勢磅礡的交響樂團,而是一群令人感動的同志朋友,是一段又一段讓人感動得想掉淚的片段,我不知道要如何在這許多同志朋友一句句發自內心的感人話語中彈下我的第一個音。

幾個小時過去了,我不斷反覆聽著他們真誠的隻字片語,然後一次次用音符重複的為這一段段的故事著色,這每一次的彈奏都不能經過剪接,都必須從頭到尾一氣呵成,這樣才能搭配上同志朋友們已經錄好且剪接完成的故事。

又不知過了多久,我帶著沉重及些許悲傷的心情無力的走出錄音室,我想也包含了好幾分的醉意吧!然後迎接我的是清早的鳥鳴。這是我的第一次,我順利完成了,我沒有極為亢奮的喜悅,但卻有從未有過的信心,恐怕這一夜也影響了我至很遠很遠的未來吧。

ps 當時我還沒有學會任何的編曲器材,所以編曲過程完全是依賴多軌錄音機的幫忙,所以剪接上也非常困難,必須依靠雙手及大腦的直覺反應。而且這個編曲的過程實在太難了,因為沒有真正的歌曲,而是一個又一個的片斷對話,但也就是這特別的第一次而開啟了我邁向編曲之路的大門。

歡迎大家來聽聽這首歌,這是台灣第一張以同志做為概念出發的專輯,更是角頭唱片還叫恨流行唱片公司時所發行的第一張專輯,對我對台灣對許多人都有一種極為重要的意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anoandsing 的頭像
pianoandsing

鋼琴詩人 王俊傑

pianoand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