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將近半個月來的日子對我和我的家人來說都是重大的衝擊,未來我們的生活都將做改變,我們的生命也即將受到淬鍊,但還在加護病房的父親更是必須接受磨難,願意在磨難中接受考驗,只有如此才能如浴火鳳凰般的重生。無論如何感謝這段時間所有幫助我們的朋友,也感謝關心我們的許多人,更感謝榮總的醫療團隊們,這一切將讓人永生難忘。
〈八月二十六日星期日〉

說實在的我很想永遠忘記這個日子,最好永遠沒有這一天,但我還是用最大的勇氣,最開放的一顆心面對了這一切。
這天我在台中藝術園區作演出,剛從舞台上下來,便接到家裡打來的電話,父親病危,右腳粉碎性骨折,左腳粉碎性佳開放性骨折,腦部疑似有血塊,其餘部分暫時無法確定,於是我和老婆撇下了培育與昭華兩位夥伴,火速驅車從台中飛奔回宜蘭。

一路上我思潮起伏,我不斷用電話聯絡所有人,保持與醫院的聯絡,無論是生是死,我都將作最長遠全面性的打算,我不知道未來會是怎樣,季芳握著我的手,我知道自己必須在最短的時間做好所有的調適與準備,我將用最平穩且冷靜的一顆心去面對所有未知的一切,我不斷的提醒自己。

將近十一點多我們出現在羅東的博愛醫院,這是我第二次來到這裡,記得上次是十幾年前了,那次祖母車禍病逝於此,祖父在加護病房躺了兩個月。那是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無常,第一次感受到必須面對一些我從來不懂的事情。

這次父親戴著呼吸器,所有狀況未見明朗,因為宜蘭綜合醫院的電腦斷層機器故障了,所以轉院至此。他傍晚時負責路旁水溝的維修工程,可能多日來不斷下雨的關係,路旁圍籬瞬間倒下,父親逃避不及所以壓傷雙腳,現場夥伴立即使用怪手將周邊挖開,也許在將人拖出過程中造成二度傷害,但這應該是唯一救命的辦法吧!總之他現在昏迷不醒,醫生說只能觀察,唯一的就是不要讓傷口感染。我們探視了父親,而且也都深深覺得他的求生意志非常強烈。

〈八月二十七日星期一〉

這天所有的家人都陸續抵達,父親的狀況並沒有任何進展,他清洗了傷口,但因為生命跡象非常不穩定,醫生完全無法為他做任何的處哩,只能觀察,這是最折磨人的一天,大家都做好了所有最壞的打算。晚餐時家族開了一場我第一次參與的正式家庭會議,此時有種奇特的感覺,我覺得身為長子真有些孤單,也開始明確的意識到我必須扛下這一切,這場聚會並沒有我的弟妹,在場的長輩們提出了許多的建議與想法,晚餐結束後,我也似被動似主動的和弟妹有一段長談,這是我們永遠難忘的一次長談。

因為父母早就離異很久的關係,我們三兄妹聚少離多,大多日子是獨立生活的,所以我們在長大後都用不同的方式彼此熟悉,此時第一次如此緊密的連接在一起,這是我們的宿命,但在我心裡卻也是我們難得的幸福,此時我才真正覺得我們是兄弟姐妹的感覺。妹妹暫時不工作,負責全天照料的重責大任,我和弟弟就負責找錢了,也只能這樣吧!我想。

這晚季芳的情緒潰堤了,他哭紅了雙眼,他覺得完全不知如何面對這一切,這對他而言是如此沉重的負擔,這種壓力使他喘不過氣來,原本就不是富裕的我兩,面對此重大的變故,所有的承諾與保證都顯得虛幻,再多的安慰也成為徒勞,我覺得對不起他,無限歉疚在心中發酵,也開始胡思亂想,若有早知道,或許我們不該結婚。


〈八月二十七日星期一〉
這天一早我和季芳、小妹驅車回了台北,我們準備稍晚父親轉院的事情。經過醫生的同意即父親受雇廠商的奔走,決定讓父親轉院於台北榮總醫院,這對父親的醫療及大家的照料都是最好的選擇。這又讓我回想起將近十年以前的往事,當時父親也是住在這裡,而我因為經濟上的困難而選擇了休學,這對我往後的人生造成了重大的影響。

此時父親的昏迷指數在五至六之間,榮總的醫療團隊會診之後,決定在父親較穩定時為他動刀,不過棘手的是父親的傷口已引發了細菌感染,再拖下去隨時會變成敗血症。一般正常的情況下意識狀態是十五,最糟的情形是三,若是這種情形,等同於人即將往生的狀態。
雖是如此,這天下午陳明章老師到急診室去探望他,他們算是忘年之交,陳老師還在他耳邊唱著流浪到淡水,且告訴他我們還有活魚沒有吃到,你趕快醒來。此時父親的心跳飆高至一百八十左右,有此可見他的求生意志依然如此堅定,要非常感謝思穎 一直陪在一旁幫忙安慰父親女友,我們都稱呼他阿姨,一直幫助我安慰他的情緒,一路上阿姨一直不離不棄的陪在父親身邊。

〈八月二十八日星期二〉
這晚家族的成員又都到齊了,在飯桌前所有人的心情都顯得沉重而嚴肅 大家聽我訴說父親最新的情形,且做好了最壞的準備,同時也接受了我為難他們的要求,這是身為兒女的我唯一能為他做的事情。我必須非常誠實的說,在十年以前,父親不是一位好父親,在他的兄弟姊妹間也造了許多業,所以也才有此一要求。
今天早上醫生說,父親必須馬上動刀,必須將他的左腳截肢才能保住他的性命,且令人最不樂意見到的敗血症以侵襲了他的身體。我只能要求自己冷靜的同意簽下所有醫生解釋後沒有把握的文件,因為他的狀況實在太緊急了,沒有任何人有十足的信心,我在父親的病床前持咒,祈求佛菩薩能為父親加持,於是大家能做的便是靜靜的在手術房外默默等待。
在漫長等待候父親回到了加護病房,他從髖骨以下失去了左腿,但醫生說手術並不順利,所以他們在中途結束了手術,且奇怪的是手術前父親的肝指數竟然至一千多,超越了一般人正常值的百倍,且醫生進一步的說,父親能離開加護病房的機率是十以下,所以讓我們做好最壞的準備。
我在心中默默的想著,一切無償,時間無常,生老病死皆是無常,若菩薩有靈,懇請保佑父親和我們能早日脫離這次的苦難,一切能早日明朗,我們不忍父親受如此苦痛與折磨。


〈九月二日星期天〉

這天我的同修師姐淑玲 在電話裡告訴我,若父親終將走到盡頭,那就必須做好決定,這是我幾日來情緒起伏最大的一次,前幾日我都還能算是冷靜的面對這一切,可是此時必須決定一個人的生死,人要做神的事,真的開始亂了方寸。淑玲因為在加護病房中擔任護理長,所以這幾日他都是我最重要的諮詢對象,他會毫不隱瞞的告訴我所有的狀況,包括醫生們如何看待,也包括護理人員的經驗等。這幾日父親心跳血壓都非常不穩定,且一直處於昏迷中,對於家人的叫喚都沒有反應,生命跡象非常不明朗。
引領我學佛的師傅也成為支持的最大精神力量,他發動所有同修為我們和父親祈福,我將這艱困的問題向他求教,他告訴我,我們是不忍他離開還是不忍他受苦,我終於遇見曙光。於是我又像佛菩薩請求,若父親命該如此,請求別讓他受如此苦痛,盼佛菩薩能讓他早日釐苦得樂。若父親命不該絕,懇請佛菩薩給他和我們一個機會,讓他早日醒來,可以早日結束苦難。這幾日季芳 的心情也漸漸平穩下來,我兩一同面對所有不可知的未來,身為人妻的他謙著我的手,當我的眼睛,一起合我同甘共苦,我感覺如此感動,卻也如此不捨。
此刻最大的課題是若父親走向盡頭,要如何讓他甘願,若父親必須走向盡頭,要如何讓家人釋懷,怎樣讓病人最舒服,怎樣能讓病人得到最好的解脫,這一切深深考驗著智慧也成了最重大的課題,雖然我們家族的支持系統不錯,但你可能很難想像,一個有些傳統的家族,遇到任何事,長子變得如此重要時,我真期待自己不是那個角色,好在也已漸漸適應了。

〈九月三日星期一〉
又是新一周的開始,父親依然沒有新的進展,大家用盡各種方法及資源,姑姑們也跑遍了公廟,只求能有奇蹟的發生。大家都意識到或許未來的路途會非常漫長,於是我們開始回到各自的正常生活裡,這是正面的作法,也是儲備能量的作法。說真的我是有自私的心態,總盼望能有個較明朗的狀態出現,事情不要在這裡拖住,不然所有人都將會崩潰,感謝佛菩薩讓我沒有被考驗去,我所做的每一個決定都不受到自私的左右。

〈九月六日星期四〉
這天又有了新的可能發生,這是大家最不樂意見到的,也是我們必須調適的底線,除是生是死兩種可能外,現在又加入了新的選項。極有可能父親從此不醒,那將是長期的照料,可遇建的未來將是非常可怕的負擔。若父親離去了,總算有個了結,若父親回來了,總也有個明確的方向,若他從此不醒,則永無停損點,未來的日子誰也不敢想,不忍與不捨充斥在所有人的心中。但卻也有讓人無法置信的奇蹟發生。雖是如此,父親雖然不醒人事,但他的身體卻一直朝好的方向恢復,這讓加護病房的護理人員及他的主治大夫都難以置信。醫生說父親的腦室中有血塊,觀察三個月以上都是正常的,因為他受傷過重,所以無法讓自己的身體在短期內吸收腦中的血塊於是所有人能做的也只是且走且看而已。

我的自私未曾消退,若父親用很糟的方式醒來,譬如植物人或半身不遂等,說實話我會非常不甘願。我因為父親這十年的改變而對他有了重新的觀感,也願意為他付出,但也因為自己的一切正趨於漸漸穩定與好轉,可是卻在此時遇見這樣的事情而感到沉重的無奈。但我依然不斷的讓自己冷靜下來,讓自己用最清澈的一顆心面對這一切,讓自己自私的魔鬼不影響自己身為一個人的大方向,這很難,真的很難。

〈九月八日星期六〉
這天傍晚我和陳明章老師及思穎 還有所有樂團的兄弟們喝著啤酒,我們在二二八公園附近一家很有味道的小吃店用餐,在大家的恭喜及祝福聲中,這是我兩星期來最有笑容也最輕鬆的一天。我開始告訴大家在加護病房外所遇到的許多趣事,我總會這樣提醒病房外等待的親人們,無論如何都要讓自己開心,要讓自己盡量放輕鬆,雖然這很難做到,但只有這樣才能讓照顧了人儲備能量,面對這持久的戰爭。我也告訴他們阿姨如何不離不棄,如何有著堅貞的愛情,又如何比我們還要焦慮等感人的事情。再跟大家說一次,阿姨就是我父親的女友。雖然兩星期以及將過去,但阿姨依然不離不棄的寸步不離父親。甚至在我討論父親最壞的情形時都曾誤會過我,認為我不孝,由此可知他對父親的真情。

這天早上淑玲忘了帶手機,託人打電話給我,告訴我父親醒了的消息,我難以置信,甚至覺得醒了只不過是意識稍稍恢復而已,但在進入加護病房時,我眼淚己乎要掉下來了。父親已可較為明確的接收訊息,這真是一個讓人又驚又喜的好消息。也就是說,父親的意識已慢慢恢復中,一切有了極大的轉機,這實在太戲劇化了,我們大家的未來都有了明確的方向。
說實在的,這件事情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我們可以明確的預見未來,憂的是我們未來將付出相當大的精力與財力,且真正的肉搏戰才正要開始。但無論如何,至少有個明確的方向,未來的一切總還是讓人有些放下大石的心情,總可以預先做準備。

〈九月九日星期天〉
這天開始覺得全身無力,無法抑制的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一點都不想起身,只想瘋狂的睡覺,這天覺得自己變笨了,似乎成了一個蠢蛋。醫院裡的父親開始有了讓人看見的生命動能,客廳沙發上的我開始釋放自己的疲累,我們大家都在時間的長河裡繼續運轉著。或許沒有人會覺得我為什麼那麼累,也或許大家非常疼惜我,或許朋友們更加疼惜我們這一家子。無論如何過了今日,明天起床時一切敦會變得明朗,一切都會讓人有希望,就算最後失敗了,也依然如此。

這一天真的非常的感恩,感恩自己沒有被考驗去,感恩佛菩薩為我帶來了如此強韌的心力,感恩引領我學佛的師傅,感恩上天為我們帶來的福分,感恩我的老婆,感恩我的家人,感恩所有因緣和合的一切。花了三個夜晚,不知喝了多少酒,才寫下這樣長篇的文章與大家分享,雖已是幾天以後,但每一字一句都是心裡話,願用最誠懇的心,將這一切赤裸裸的描述出來,只盼為自己的心情做一些整理,同時盼望能鼓勵更多人。我相信正面的力量,這是相處了許多年的佛菩薩給我的啟示。我相信凡事都沒有過不去的問題,只要傭有信心依定能面對朽有的考驗,雖然我們這家子的考驗還未結束,但我依然堅定的如此相信著。
還有,必須這樣感謝你,感謝願意閱讀到此的你,如此長的一篇文章,你讀完了,這就是對我們與父親最大的祝福。
父親依然還在加護病房裡,且還插著呼吸器,未來如何誰也都不知道,生命是如此脆弱卻又如此堅強。過程裡我們全家誠實的面對所有的變化,我也用最真實的態度面對自己的內在反應,因為如此我們總還能帶者微笑,縱然有人同情我們,幫助我們,我們都投以感恩,都用最誠摯的心回向於他人,這是我們唯一能做的。

未來的路依然漫長而艱辛,不過總也能相信我們一旦知道生死不由人,現在有了明確的未來變也就無所畏懼了。一路上感謝幫助我們極關心我們的朋友,有我完全不熟的身心障礙者藝文推廣協會的志工,也有我的兄弟,還有努力的護理人員們,還有父親自己的意志力,我要說,感恩我的老婆,他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力量。

這真是個多事之秋,不過有首歌是鳳飛飛唱的,歌名較溫暖的秋天,卻也很能真實描述我此刻的心境。無論未來如何,是朋友的記得找我喝杯酒,如上述所說的,人生無常,生命無常,未來無常,我們活秒不活分,什麼時候要怎樣都不知道,瀟灑點,來來來,喝完這杯再說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anoandsing 的頭像
pianoandsing

鋼琴詩人 王俊傑

pianoand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