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純屬作者的嘻笑怒罵,聽我虎爛就好,別想太多,也別罵我。
說到流氓你會想到些什麼樣的人?那說到無賴你又會想到什麼樣的人?總之各行各業都有這種人,而且不一定讓你看的出來,有時還會為他所騙。

 

在各式各樣的流氓無賴當中,我歸類了幾種型態給大家參考,通常大家會認為流氓一定是黑道,但我想告訴大家黑道不一定是流氓,流氓與無賴非常相似,而且一定不講道理,但黑道則未必,他們建構了一種屬於自己的道理,不過當然也經常和流氓無賴一樣不講什麼道理。

一、國際流氓
這絕對不是會只有一個人,肯定是一群人、一個很大的組織,我認為這是例如美國、中國之類的。
以前美國是這世界上的老大哥,我們台灣常聽見「縱貫線的流氓」,我來看美國則是全球性的流氓。
他們包娼包賭也包軍火,他們只賺別人的錢,盡量不讓別人賺他們的錢,他們說的話代表著體系,他們如父親般愛這個世界,但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你小時候我一定好好照顧你,給你最好吃的、最好穿的、最好玩的(他們不要的一切),對你呵護有加,不過只有一個小小的要求,那便是你長大了必須好好孝順我。
如果不孝順他們,便拿出父親的威嚴來好好教訓一番。

伊拉克不聽話,那就藤條伺候,台灣不聽話,那當父親的就不給你鞭炮玩,若還有其他孩子不聽話,那就不給你經濟援助。他們自稱是正義的使者,是人民的保母,世界的警察,但世間無常,這尾老流氓也開始漸漸凋謝了,只是可惜沒機會去管訓。

凋謝了沒關系,現在又有一個新竄起的無賴慢慢已經變成了大尾流氓,他們以前可是人人都看不起的俗辣,才多久光景已經變成大尾流氓了,只可惜原性不改,還是經常顯露出無賴的性格。對了要提醒大家一下,很不幸的我們當了他的鄰居,雖說以前我們也施捨他們,同情他們,當然也有些瞧不起他們,總希望他們努力學好,但我們失敗了,現在這尾大流氓也漸漸把我們當作俗辣了。

還有還有,差點就忘了告訴你,最近我們這裡有許多人跑去他們家認乾爹、乾媽、乾哥哥、乾姊姊的,也有人跑去跟他們討個堂口的堂主來當。

二、全國性的流氓
他們的包含項目也很廣,譬如說站在路邊開紅單,高興收你保護費少點,不高興收你保護費多點,有時也躲在暗處偷偷抓你小辮子,然後再叫上面的大哥寄恐嚇信函來向你索取保護費,你要是不給就會像放高利貸一樣越來越多利息。

他們有許多堂口,通常給自己很好聽的名子叫做分局,底下還有許多小分會,通常也有個愛民如子的名字叫做派出所。另外也有一些全國性的無賴,通常喜歡出來搬弄是非,有時也當抓爬子,他們靠搬弄是非及當抓爬子來賺取交換的金錢,有時也靠幫地方上一些民眾搓湯圓來賺取一點小錢,他們很有趣,可以把夫妻搬弄到失和,可以把父子搬弄到反目,他們好像無論如何白吃白喝你都沒耐他何,因為不小心下一個被搬弄的可能會是你,猜猜看那是哪一種人?哈哈。

ps .以前我以為陳水扁真像是個黑道,慢慢發現它只不過是個大流氓,或許還帶點無賴的氣息,越後來才越發現,原來他只是不小心擁有流氓姿態的大無賴。

三、縱貫線的流氓
這種流氓比較不需要解釋,電視上可以常常看到,當然也包含一些民意代表,這一類人大家都很清楚不需要解釋。但你可知道有種新興的縱貫線無賴~什麼是縱貫線的無賴?他們通常游走於全台各地,而且做的事情也五花八門,譬如把別人的音樂著作權代理了,然後到處漫天要價,不給錢或給不起錢就說你違反著作權,然後到處告你,輸了認賠,但若不小心中了一個就賺到了。我覺得他們可以和詐騙集團結盟,一定會更有氣勢。

說到詐騙集團,有一群無賴則更像詐騙集團,他們喜歡把過去流傳的民謠或風俗站為己有。
譬如新聞上有一個這樣的消息,有位仁兄將金紙上的天國銀行發行,地府銀行發行等字樣申請智慧財產權,以後別人若是使用了就算侵權。唉!這仁兄很了不起,因為這幾個字早已沿用已久,算他夠很。
另外也有許多人,他們將過去流傳的民謠重新編曲或改編,然後也去登記智慧財產權,說這是自己創作的曲子,真是讓我大大崇拜啊!那我也去登記妹妹背著洋娃娃好了。

 ps 我認為不講道理的便是流氓,講道理的是黑道兄弟。我以前上班時候預見很多黑道兄弟,他們做了許多社會上不容許的事情,但他們不隨便拿尋常百姓開刀,而是跟一般惡人爭鋒,而且我受他們幫助不少,對我非常友善。

四,縣立流氓
這種屬於區域性的流氓無賴也不少,電視上也可常常看到,譬如當代表或者什麼的,不一定每個人都是流氓,但給自己一些職稱的流氓或無賴不少。
他們也不簡單,譬如不接受酒駕或者可以看霸王球,或者當上了流氓頭子就可以把道路建設當兒戲,躲藏政府的規範,選擇法律漏洞,說做就做,不關心地方感受,更不關心環境是否迫害,只關心自己能不能有假名聲,以後還能不能當幫主。
當然他們也必須偶而招待小嘍囉們出國玩耍去,你罵他我也罵他,但他下次還是可以被推為地方頭人,因為他們很會做人,這一班流氓和無賴不同,他們可是有人情味多了,所以許多人都買他們的帳。
台灣 人的好習俗,拿人嘴軟,拿人一兩就得還人一金,這是好美德啊。哈哈!

五,街立型的流氓
這種的通常比較像俗載,通常白吃白喝或者欺壓善良百姓,到處嗆聲說跟誰很熟,可以跟誰怎樣之類的,反正很沒出息。他們的區域範圍也很小,通常只活躍於某條大街或者巷弄之間,千萬別誤會啊!他們不是鄰長或里長。
這裡有個我切身的經驗可以跟大家分享,你別瞧不起這種人,這種人活的最久,也最不會出事,因為他們做的事情都不會太大條。
之前我的公司在新生北路的某條巷子哩,是位於一樓的位置,公司外頭自然依著風俗民情而門口便是自己的停車位,這在法律上是不成立的,只是大眾的公約束如此。
所以若有人停我們是不會抗議的,只要求對方在車上留下連絡紙條以方便我們若需卸貨之類的可以聯絡。但有一天來了一台車子,他永遠不走了,他離開時還會停上另一部車,兩台屬於他的車若是不在,它便庭上摩托車集腳踏車,而且用鐵鍊鎖者,范正就是佔為己有了。

起初他曾留過電話在車上,我們有一次因為工作需要而請他移車,當然他是不肯的,我們發現他都不走也開始覺得奇怪,開始處禮這個問題。有一回請他離開他居然翻臉,我告訴他你這樣我們很不愉快,他馬上說要我等他,不到十分鐘他出現了(電話裡明明說他人在南港喔),手上拿著蝴蝶刀,開始說他是剛關出來的,怎樣又怎樣。
他說若不是我看不到他就桶我,我請警察來警察卻息事寧人,因為他們彼此是認識的,你看這群只會開單的混混就想這樣打發我。當時我很有經驗所以有錄音,警察知道了還說你錄沒關系,你最好錄音,到時大家看看怎麼辦,去他媽的搞不清楚本人是隱形的流氓。
後來我們本要找兄弟來治他,不過擔心公司只有美賢 上班會有危險而作罷。不過有一天這位仁兄把車開走了,同時又沒有留下任何車輛(校稿的美賢按:嚴格的說他是有放了一台腳踏車,美賢火速打給培育叫他從淡水衝來停車),我們就把自己的車停了上去,一連停好幾天,他從此沒再來停過了。

但他很不幸惹到了我這個也是無賴的人,之前提到他有留過電話,於是那年的農曆七月我正忙,閒暇時候或者太累的時候便會想到他,也就打電話給他。我用無號碼的電話打,他接起來時我會裝怪聲音說你們家不是定了十統瓦斯,怎到現在還沒付錢。有時我一時性起也會在半夜打給他,一樣裝著陰楊怪氣的聲音跟他說,你定了兩具棺材已經送到樓下,趕快下來付錢。
說真的非常爽,他被我弄得大概也很是歡喜吧。

五,屋立型的流氓
這種流氓最常見,他們都在家哩,有時不工作,有時可能受點小委屈,反正特色便是罵大罵小,有時嚴重點的便打老婆出氣,最一班的便是打小孩或要老婆怎樣怎樣的。
或許我舉的例子不恰當,未必都是打老婆,可能也有老婆打老公的吧!這要看不同的家庭狀況,總之時代已經改變了。但不變的是這類屋例行的流氓很愛面子,喜歡在人前說自己認真及辛苦的程度,一但關起門來便成為一個掌管不到十人的總司令。
a這種人掌管的區域最小,就是一間房子,能欺壓的人數也最少,但卻是比例上最多的一群,而且他們立於不敗之地,幾乎可以一輩子如此,好在有家暴法勉強可以管束,但也是難上加難。

我們之前提到了阿扁,搞不好回到家以後,阿珍姊便成為了屋利的流氓也說不定,哈哈。

人生總是如此,大欺小 強欺弱,這便是動物界的食物鏈,眾生只要解得脫離之道變沒了煩惱,一切開心就好,感謝收看。'
<<以上若有提到您的行業別~請不要生氣~各行各業都有好壞分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ianoandsing 的頭像
pianoandsing

鋼琴詩人 王俊傑

pianoand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