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喝著學生送我的美酒,帶著些許的醉意,在這聽說颱風會來的夜晚,天氣極為陳悶的夜晚,早已過了上午零時。

老婆出差去了彰化已有數天,今晚特別思念她,感覺有些寂寥。突然想起這首歌,這首楊三郎老師所創作的歌,於是進到工作室隨性唱了,並且很想與你分享。

回憶幾年前未到淡水的許多日子,許多屬於那輕狂的上午零時。想起那經常留戀酒店的上午零時,想起那無數還在上班的上午零時,更不曾忘記那不知多少個孤單的上午零時,既害怕又期待著未來的日子。
當然,也不曾忘記那些甜蜜的上午零時,手執著電話筒說著情話,或著身邊有那已成回憶的人陪,總有那麼許多都發生在台北的上午零時。

pianoands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